中国应急管理报:炸冰 防凌 疏通黑龙江
来源:  日期:2019-04-20 07:12:54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应急管理报:炸冰 防凌 疏通黑龙江


中国应急管理报.jpg

猎豹截图20190409104147.png

炸冰 防凌 疏通黑龙江——本报记者全程目击黑龙江漠河段开爆

(记者 张兆增 王 刚“3、2、1,起爆!”随着一声号令,4月6日,在黑龙江漠河市北极村龙岛码头,中俄界江黑龙江漠河段北极村段的防凌爆破开爆。三排爆破点同时开爆,冰雪蹿起几十米高,漫天冰花在黑龙江上空徐徐落下。

漠河市位于黑龙江源头,境内江段凌灾频发。黑龙江上游的额尔古纳河的纬度低于黑龙江漠河段,再加上黑龙江漠河段江道狭窄,岛屿众多,常因冰凌卡塞形成冰坝,造成洪水泛滥形成灾害。新中国成立后,1960年、1985年、1999年、2013年等十多个年份,黑龙江漠河段发生过较大冰凌灾害。

2012年至今,漠河市每年都针对沿江三个易卡塞点开展防凌爆破工作,以降低凌灾发生几率。今年,黑龙江漠河段的爆破总长度为6800米,其中,北极村段的爆破长度为4800米。

为做好凌汛期(4月10日至5月15日)的防凌汛工作,3月12日,黑龙江省应急管理厅、水利厅、气象局召开春季防凌汛会商会议,根据全省气温、降水量、积雪深度、冰层厚度、江河来水情况等对今年凌汛趋势做出初步预测。

据水文部门预测,今年黑龙江省江河开江日期提前,为一般凌汛年份,考虑到其他不确定因素,黑龙江上游、松花江中下游和乌苏里江局部江段有发生冰凌卡塞的可能。

3月29日,黑龙江省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了关于做好防御凌汛工作的通知,对防御凌汛工作进行部署,明确责任分工,落实具体措施。针对开江日期提前及全省实际情况,从4月1日起,省应急管理厅、水利厅派人进行凌汛期联合值班值守,以应对突发事件。

从3月30日开始,漠河段的防凌爆破作业马不停蹄。从兴安镇、北红村再到北极村,从事4年钻孔工作的赵权扛着钻冰机,从一个钻点走到另一个钻点。累了,他和工友们“席冰而坐”。每天14时左右,送饭车会来到现场,工人们在冰天雪地中开始“野炊”。

漠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程海山一直在爆破现场忙前忙后,他介绍,针对今年的防凌汛工作,漠河市及时修订防凌预案,严格落实地方政府行政首长负责制;确定包片责任人,沿江镇、村(社区)都明确了包片干部和包片单位;组建快速抢险队伍。市、镇、村(社区)三级防汛责任人严阵以待。

今年,黑龙江省加强对防凌汛工作的组织领导、监督指导和协同配合,狠抓责任落实,严格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各项防凌汛责任制,结合各自实际情况,分片、分段、分点逐级分解任务和落实责任,将工程调度、监测预警、巡视查险、转移安置、抢险救援、应急保障等各项措施落实到县(市)、乡镇、村屯、企事业单位等,落实到户、落实到人。省应急管理厅年初以来多次开会研究和部署相关防凌工作,与省水利厅、气象局密切监视天气变化和雨水汛情发展,实时监测、适时会商。

江边,爆破公司安全员庞云江对记者说,他不仅负责爆破,还负责大家的安全,包括对爆破区域警戒范围内人员的疏导及对雷管炸药的管理等。作业时,一切要以安全为先。

下午,天空飘起了雪花,吉普车在黑龙江冰面上颠簸前行。工人们向一个个钻孔投放炸药。下午第二声炮响过后,今年的防凌汛爆破任务便结束了。

“冰面爆破后,我们还要委托镇属水利站工作人员每天观察破冰后的江面情况,并进行照相录像,如果出现异常情况,及时采取应对措施。在人工破冰工作的基础上,面对可能发生的凌汛冰坝,必要时还要采取冰坝爆破作业。”程海山说。

链接

凌汛,俗称冰排,是冰凌对水流产生阻力而引起的江河水位明显上涨的水文现象。冰凌有时可以聚集成冰塞或冰坝,造成水位大幅度抬高,最终漫滩或决堤,称为凌洪。